英国《自然》杂志7月27日文章,原题:从多哥到中国,在国外当博士  副题:对蔓扎玛·阿比来说,出国提供了学习新技能的机会,这将有利于她在回到非洲家乡后开展研究

英国《自然》杂志7月27日文章,原题:从多哥到中国,在国外当博士  副题:对蔓扎玛·阿比来说,出国提供了学习新技能的机会,这将有利于她在回到非洲家乡后开展研究
英国《自然》杂志7月27日文章,原题:从多哥到中国,在国外当博士  副题:对蔓扎玛·阿比来说,出国提供了学习新技能的机会,这将有利于她在回到非洲家乡后开展研究。以下是她的经历  我在(西非国家)多哥长大,2016年在洛美(多哥首都——编者注)大学获得健康科学和生物医学分析学士学位。我想继续深造,但洛美大学在这个专业领域无法提供读研机会。我通过中国政府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设立的访问学者项目获得“长城奖学金”。前往中国并不容易。这是我第一次离开多哥,且须换三次航班才能抵达。我错过一次转机,被安排乘坐下一趟航班,但在泰国被困5小时,年轻的我很害怕。当我终于登上飞往中国的航班时,邻座的中国女性很友好。她问我是否去过中国。当我说没去过时她主动提出帮助。飞机抵达中国已是半夜,我要去的大学已关闭大门。于是那名女士带我去了一家酒店,并为我支付了所有费用。第二天早晨,她甚至为我的早餐付了钱,并叫来司机把我送到需要报到的国际学院。我非常感谢她的帮助,中国给我留下如此美好的第一印象。刚到中国时由于不会说中文,交流很吃力,于是我一边当交流学者一边学中文。今年是我在昆明深造的第六个年头。2017年结束访问学者身份后,我又在2020年获得免疫学硕士学位,然后在另一个实验室攻读博士学位,研究临床实验诊断。我很享受(在中国校园)读博和在实验室应对挑战的过程。这里有许多供我使用的资源。中国的实验室设备齐全,我的导师和同事们都非常乐于助人和支持我。他们为我的每一步研究提供指导和建议。尽管我的多哥同事也会提供帮助,但在中国,我能接触到更广泛的技术能力。获得博士学位后我将返回祖国从事研究工作。(在中国获得的)实验室和临床工作经验使我拥有更多职业发展机会。(作者妮基·弗雷斯特,丁玎译)责编:张靖雯